辣文吧 > 都市言情 > 归一 > 章节目录 第五第百零四章 一语成谶
????姜正都说到大女儿已经出嫁了,接下来要说什么也就不难猜测了,肯定是要催婚,这时候可不是谈婚论嫁的时候,若是再让姜正继续往下来,场面就收拾不住了,得赶紧借故离开。

????做人还是得有点儿前瞻性的,发现风向不对就该知道可能会下雨,再笨一点儿的听到雷声也应该知道要下雨了,只有愚不可及的那些人才会等到雨点儿落到头上方才猛然醒悟,咦,怎么下雨了?

????姜正人老成精,焉能看不出吴中元想要借故脱逃,“贤婿莫急,两族同气连枝,熊族友人遇险,我们岂能坐视不理,走走走,你且往宫中稍坐,待我们略作准备与你一同前去。”

????“老不死的,你抢我米粮的时候怎么不说同气连枝?”这话吴中元自然不能说出口,心里在骂,嘴上说的却是另外一番话,“多谢大姜盛情,但事出紧急,耽误不得,我必须立刻前往,告辞,告辞。”

????“哎哎哎,”姜正急忙伸手拉住了吴中元,“贤婿,你是真有要事亟待处理,还是嫌我这连山城老旧残破,不愿在此稍作停留啊?”

????“大姜言重了,我若有嫌弃之心,今日便不会来了,”吴中元说道,“我今天过来也无甚正事,只是来给姜南送些果子,公务在前,私情于后,我得走了,真得走了。”

????吴中元的这番话是冲姜正说的,同时也是冲姜南和周围这些牛族勇士说的,他避婚的迹象太明显了,谁都知道他是借故离开,得正式承认对姜南有情,给姜南留足面子。

????“你快走吧,万事多加小心。”姜南说道。

????姜南倒是放行了,但姜正不肯,“贤婿,你可否告诉我究竟出了什么事?”

????吴中元无奈,只得随口扯谎,“南海之滨有座隗城,隗城主事之人有心北上避难,此前我曾派人前去接迎,此人携有我的灵气木简,若有危急,便会焚毁求援。”

????说到此处,青龙甲已自正东方向疾飞而来,吴中元冲众人抬了抬手,转而提气拔高,到得空中展臂穿戴,疾速南下。

????待得离开连山地界,吴中元暗暗松了口气,幸亏先前处置果断,及时跑了,若是继续留在那里,姜正肯定会趁机逼婚,这老东西知道黑寡妇一事已经败露,心虚忐忑,严重缺乏安全感。此外,他现在已经成了气候,不管出于什么角度,姜正都会极力促成他和姜南的婚事,以此将他牢牢拴住。

????如果姜正是诚心与他同舟共济倒还好说,关键是这老东西太过精明,总想着占便宜得好处,跟姜正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这种精于算计的人还是远远的躲开为妙。

????一个以九阴血脉自重,以中宫自居的吴荻已经够让他愁恼忧虑的了,姜南这边儿也不省心,这事儿迟早会是个麻烦,不管他迎不迎娶姜南,二人之间的关系已经确定下来了,而姜正和姜南是父女,骨血亲情永远也不可能割舍,有姜南在,日后不管牛族遇到什么危急,他都不可能坐视不理。

????最要命的是牛族在姜正的领导下肯定会出问题,姜正老奸巨猾,精于算计,在现代也有很多类似的中老年人,表面上看这些人很会过日子,实际上吃大亏的都是这类人,要知道身居顶级高位的人和那些掌握了社会资源的人都是真正的聪明人,这些人看透了本质,大彻大悟,与得失利益相比,他们更看重对方的品格和情义,姜正这种无时无刻不在打小算盘的人,是不会获得他们的认可和帮助的。

????牛族不归他管,出了事儿却得他善后,这令吴中元感觉非常别扭,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承担后果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为别人的错误承担后果就有些冤大头了。

????但是有姜南在,这个冤大头不当也得当,以姜南的性格,他日如果牛族真的出了什么事,姜南也不会求他帮忙,但问题是牛族是姜南的娘家,她肯定得跑回去,姜南一去,他怎么可能坐得住?

????想到此处,吴中元长喘了口粗气,三个女人,两个**烦,就王欣然省心,无欲无求,无忧牵挂,想到王欣然无有牵挂,不由得又喘了口粗气,王欣然不是没有牵挂,她在现代也有家人,人家是抛弃一切寻过来的,不能因为王欣然还肩负着十八分局的任务就否定和淡化她的情意,如果他不在这里,王欣然肯定不会接受这项任务。

????他对王欣然多多少少是有些愧疚的,三妻四妾在这时候稀松平常,但王欣然是现代人,现代人的意识形态对这种事情是很排斥的,他先前送果子过去,留下一包,走的时候还拎了一包,王欣然肯定知道他要给别的女人送,她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不过愁恼归愁恼,他却并不后悔没将拎在手里的那包留给王欣然,如果将那包留下,王欣然就不会知道他包袱里还有一包,但这种行为等同欺瞒,本来就已经很亏欠人家了,若是再刻意欺瞒,岂不是太卑劣了。

????“唉。”吴中元又叹了口气,这口气一叹,突然又想到不是三个女人,而是四个,吴勤家里还有一个,那也是个麻烦,吴勤可是忠臣加重臣,在他发迹之前对他提供了很大的帮助,要是不娶吴卿,怎么对得住吴勤。

????只要一想起女人,吴中元就一个脑袋两个大,除了头疼,更多的还是无辜,人家胃口好的,喜欢吃的,多娶几个也不冤,关键是他胃口也不大,怎么就糊里糊涂惹了这么多。

????仔细想来,这事儿还得怪自己,年轻人不懂得与别人保持距离,也不知道自屋子外面竖道篱笆,大门是敞开的,一股脑儿的跑进来好几个,又不知道怎么往外撵,然后就成这样儿了。

????以后可得长点儿记性,立篱笆,关门,可不能再往里放了。

????出是出来了,但是往哪儿去呢?这时候天已经黑了,得找个地方落脚。

????好长时间没洗澡了,可以去山羊谷泡个温泉,顺便自那里歇息一晚。

????此番他走的是南下的老路,在距山羊谷还有五百里的山林中吴中元看到了火光,到得近处低头俯视,发现是一群走脚的马夫正在林下生火露宿,再细看,不是马夫,是太平寨的那群山贼,这些人原本是运送铜铁前往崮山的,看这架势,这是去到地头儿卸了货正在往回走。

????这时候可不比现代,交通很不便利,出趟远门儿得走好几个月,这群人风尘仆仆,一个个灰头土脸,其中几个人正在高声的说着什么,侧耳细听,好像在骂姜大花,怨姜大花不但留下了铜铁,还把马车也留下了。

????另外一个人正在劝他,说姜大花还算有良心,给他们准备了回程的干粮。

????确定姜大花收到了铜铁,吴中元也就放心了,控驭青龙甲继续南下。

????到得山羊谷地界,他又改变了主意,眼下族人正在为米粮发愁,身为领导,哪能又泡温泉又下馆子,还是尽快赶去狐族吧,虽然他先前把吴融和吴兰青二人给派去了,但这二人的面子肯定没有他大,十三郎之前答应支援五万斤以上的米粮,他亲自去十三郎很可能会多给点儿。

????二更时分,到得天蚕谷地界,刚想往东南偏移,突然心中一悸,眼皮微跳,与此同时脑海里出现了一处精准定位。

????这种感觉对吴中元来说很是陌生,愣了一愣方才醒悟过来,这是有人在召唤他,用的是带有他一息灵气的信物。

????带有他灵气的事物他之前一共送出去四件,一件在阿洛手里,当日他担心阿洛带着阿炳住在鹤岭会发生危险,在二人临走之前给了阿洛一只带有他灵气的茶杯。还有一件在姜大花手里,那是一面木牌。第三件在祝千卫手里,是一段木简。最后一件在王欣然手里,是一枚灌注了他灵气的子弹,若是这枚子弹被击发,他也能有所感知。

????感召事物一旦损坏,灵气的主人立刻就能有所察觉,能够根据灵气的位置确定持有人所在的具体方位,此番那一息灵气出现在南海之滨,无疑是祝千卫使用了那片木简。

????他在赠送木简给祝千卫的时候曾经明确说明木简只能在危急时刻使用,不用问,隗城出事儿了。

????本来想往去狐族的,这下儿也不用去了,也不用往东拐了,继续往南走吧。

????突如其来的意外情况令吴中元哭笑不得,他先前给自己找的借口是隗城出事儿了,得赶去处理,未曾想一语成谶,隗城真的出事了。

????令他略感的欣慰的是此时已经身在南荒,很快就能赶到隗城,不管隗城发生了什么变故,他都能来得及赶去处理,若是身在中土,想要赶去隗城最少也得一个时辰。

????除了欣慰,更多的还是疑惑,在此之前他担心隗城发生意外,已经让黎万紫遣派勇士前往隗城接应,之后又把黎万紫给派了过去,此时隗城不但有鸟族勇士,黎万紫本人也在那里。

????黎万紫可是紫气洞渊,又有雁凤弓在手,便是深紫太玄都不一定是她的对手,隗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她都处理不了?

????疑惑焦急,行的就快,当移动速度超过音速,青龙甲就会发出龙吟咆哮一般的音爆,二十分钟不到便到得隗城地界。

????唯恐对手听到音爆有所防范,便减慢速度,降低高度,贴着树梢悄然靠近。

????飞过隗城北面的山脊之后,吴中元愣住了,哎呀哇操,这是什么情况,这是水淹金山寺还是水漫陈塘关哪……

????【悠阅书城一个免费看书的换源app软体,安卓手机需google play下载安装,苹果手机需登陆非中国大陆账户下载安装